第一读书

第166章冥帝亡

2个月前 作者:一伤二十八

情势的突然逆转使得广场上的所有人,包括朱友珪都为之错愕。

姬如雪虽被孟婆所控制,但眼见形势居然朝着对李星云有利的方向发展,也不禁喜形于色,反倒是孟婆依旧面无表情波澜不惊,仿佛一切都在其意料之中。

身处人群中的温韬敏锐的意识到危险的临近,趁着场面混乱无人注意自己,开始慢慢向后退却。

广场中剩下的为数不多的玄冥教众顿时慌作一团。

就在他们眼看着身边原本是玄冥教的同伙,忽然变成了不良人而显得手足无措之时,这些潜伏许久的卧底,果断的抽刀将这些不知所措的玄冥教众砍翻在地,广场上顿时刀光四起血花飞溅。

然后,所有不良人卧底齐刷刷的向着场中的李星云躬身施礼。

“臣等不良人,参见殿下!”

朱友珪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怒不可遏,气得嘴唇哆嗦浑身发抖。

“看现在的局面,你倒真成了孤家寡人了?”

“你……你以为搞出一堆杂兵就能翻盘吗?你以为凭我大天位的功力会害怕这些乌合之众?你们在我的眼中,全都贱如蝼蚁,不值一提!”

朱友珪环视着场中诸人,神色傲然。

“不过,区区不良人居然在我玄冥教搞了这么多年小动作,而我却一直被蒙在鼓里,这可真让人恼火啊。”

说着,他背对着孟婆,挥手下令。

“孟婆——!将这些人全都给我杀掉!”

“冥帝,请恕老身不能从命了。”

“你说……什么?”

朱友珪一听孟婆居然违命,一时间竟愣住了。

只见孟婆微微一笑,指尖在姬如雪的身后一划,竟解开了绑缚她的绳索。

乍一松绑,姬如雪揉着手腕看着孟婆的眼神有些茫然。

她这一举动连李星云等人都大惑不解。

“孟婆……你……你也是不良人?”

就在朱友珪满脸的不敢置信之时,一声喑哑的话语恍如天外龙吟,深深的传入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

“对,连你身边最亲信的人,都是我派去的卧底!”

“什么人!”

随着一声断喝,袁天罡出现在焦兰殿的屋顶上。

他也不答话,也不见有什么动作,只是身形一晃,便飘然而下,直扑朱友珪而去。

以自身大天位的功力,除了鬼王,朱友珪还从来就没有怕过谁。

眼见来人气势凶猛,他黑目圆瞪,毫不畏惧的挺出双掌相迎,九幽玄天神功瞬间爆发出十成功力。

朱友珪双掌猛地燃起一丝黑火,随后仿佛是连锁反应一样,向着虚空轰然迸发,呼啸着汇聚成一个足足有数人大小的巨大黑炎火球,朝着袁天罡呼啸而去。

面对这足可以削骨融金的恐怖功力,袁天罡却是不减速也不躲闪,冷哼一声,双掌向外一分,便一头冲入黑焰之中。

没等朱友珪回过神来,袁天罡已冲破火焰,来到了他面前。

他掌中的黑焰顿时向着四面八方迸发开来,落到地上,却怪异的凝结出了一层层冰霜。

这一门神功,至阴至寒,与李星云修行的天罡诀恰好相反。

就在这时,袁天罡身形一晃,已经闪到了朱友圭的身后,没等他回身,便一把抓住,将其仰面朝天甩向半空,随即自己也一跃而起。

朱友珪这个时候终于体会到了刚才被他戏耍的上官云阙和李星云的心情了,他被甩上半空,刚稳住身形,就见袁天罡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身下,重重一拳轰出。

他连忙出手抵挡,漆黑寒气凝聚成焰,与其浩瀚阳刚的内力硬拼。

一声巨响之后,朱友珪倒飞出去。

袁天罡在半空中却是违反常理的再次变相加速,追着飞走的朱友珪又是一掌拍落。

二人就在半空中交起手来,待上升势头已尽,一口内气衰竭,两人又一边拳来脚往,一边向下坠去。

“好厉害,这就是天罡诀的最高境界?”

半空中的这场打斗虽然为时不长,但下面旁观的众人却是看得紧张万分。

李星云目光灼灼,看着袁天罡一掌一式好似平淡无奇,却蕴含着无匹真力,浩瀚精纯。

无论朱友珪怎么催动魔功,身法挪移,袁天罡都是比他快一线,强一分!

就这么一线一分的差距,最终导致了冥帝的败亡结局。

只见袁天罡在半空中忽然打出一掌,重重的拍在朱友珪的丹田上,随着一声惨叫,几股紫气从手掌指缝之间喷涌而出,消散于天地之间。

“朱友珪的内力被散掉了!”

李星云一脸的复杂,他为了做到这一点,与黑白无常生死搏斗,艰辛布局。

但袁天罡就是靠着比朱友珪强的一分内力,快的一线身法,轻而易举的就废掉了这个玄冥教主。

内力一吐,朱友珪加速落下,重重砸在广场中央的龙雕塑上,又狠狠摔落在地。

袁天罡轻飘飘落在龙首上,傲然的看着地上狼狈不堪的冥帝。

“朱友珪,你的武功已经被我废掉,你还有何话说。”

朱友珪踉踉跄跄的刚站起身,便再也把持不住,一口鲜血‘噗’地喷出,抬起又变回粉嫩的双手,满脸的不敢置信。

“我……我大天位的功力……怎么会如此不堪一击……”

“大天位很了不起么,你这种蝼蚁又岂能懂得天外有天的道理。”

喑哑的嗓音,述说着常人不会懂的孤高寂寞。

“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不是一直在打听我的下落吗。”

“你……你就是不良帅?”

“哼。”

朱友珪终于知道自己是败在谁的手里了,瞪大了眼睛,开口问道。

“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渗透进玄冥教的?”

“从三十年前不良人解散伊始,我就派孟婆他们打入玄冥教,不然的话,你以为我这么多的手下都去哪儿了?”

“哎呦……大帅您真是英明神武睿智天纵,我就说嘛,不良人那么大的组织那么多的人,当年怎么忽的一下就全都没了呢,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袁天罡没有理会上官云阙的阿谀奉承,而是继续不慌不忙的说道。

“我的计划按说天衣无缝,唯独没有料到的是,温韬居然敢背叛我……”

“大……大帅……”

“嗯?”

上官云阙茫然四顾,额头渗出一丝冷汗。

“温韬……他……他跑了……”

“什么?”

众人这才发现,温韬早已不见踪影,但袁天罡不但不怒,反到笑了起来。

“呵呵……哈哈哈哈哈……温韬啊温韬,真有你的,居然有本事在本帅的眼皮子底下带着龙泉剑溜走。”

袁天罡转向冥帝,语气中充满嘲讽。

“朱友珪,阎君和无常已死,水火判官被孟婆幽禁,朱温和朱友文被你亲手杀掉,玄冥教已经土崩瓦解,现在连温韬都弃你而去,哼,你现在可称得上是真正的孤家寡人了!”

说罢,他一跃而下,转向李星云。

“殿下,这个逆贼就交给你处置了。”

看着犹如困兽的朱友珪,李星云没有动手,而是看着焦兰殿,长叹一声,感慨道。

“唉……朱友珪,你功力全失现在已是废人,杀你只会弄脏我的手,你走吧。”

闻听此言,朱友珪反倒狂笑起来。

“哈哈哈哈——,即便我武功全废,也是大梁的皇帝,帝王的尊严,你这前朝的余孽岂会懂得,啊——!”

朱友珪怪叫一声一跃而起,拼尽了全力扑向广场中央的龙雕像。

砰地一声爆响,他撞死在了雕像的基座上,血溅当场。

“唉……一个焦兰殿,当年臣弑君,今日子弑父,即便你得到了天下,却失去了自己,当了皇帝又有什么意思。”

看着一代枭雄朱友珪如此死法,姬如雪、妙成天和玄净天纷纷别过头去不忍目睹,而陆林轩更是一阵干呕。

孟婆见冥帝惨死,不由得轻轻叹口气,摇了摇头。

袁天罡却是面向众人朗声说道。

“朱温父子已死,大唐万岁――!”

在短暂的沉默过后,广场之上轰然响起一片欢呼声。

“万岁——!万岁——!”

上官云阙美滋滋的来到袁天罡的身旁,阿谀奉承地高呼着口号。

“万岁——!万岁——!大帅无敌——!大帅万岁——!”

看着这些不良人慷慨豪迈的呐喊着,姬如雪等人全都转向李星云,但他竟不为所动,面沉似水,异常的平静。

就在这时,袁天罡忽然一个大耳光将上官云阙扇倒在地。

“大帅……我……我怎么了……”

上官云阙跌坐在地上,捂着脸颊,还没搞明白为什么挨打。

“你算什么东西,当着殿下喊我万岁,你要陷本帅于不忠么?”

说罢,袁天罡朝着李星云翻身跪倒在地。

“殿下,今日朱温父子一死,殿下大仇已报,不如趁此机会,就在这焦兰殿上登基称帝,然后扫平天下兴复大唐!”

“万岁——!万岁——!万岁——!”

看着广场上不良人群情激昂的样子,李星云扫了一眼袁天罡,问了一句。

“袁天罡,我要是不答应你的话,你不会逼我当皇帝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