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读书

第164章血溅焦兰殿

2个月前 作者:一伤二十八

“哈哈哈哈哈!”

焦兰殿广场上一片寂静,一队队巡逻的侍卫走过,还有两列枪兵笔直地站在广场和台阶上,殿中传来朱温的纵声狂笑。

“来,好儿媳妇,再陪我喝一杯。”

“陛下,您明知臣妾不胜酒力还这么灌臣妾,您好坏啊。”

“坏么?嘿嘿嘿嘿,把这杯酒喝掉,老子让你知道什么是坏,哈哈哈哈……”

就在这时,一名侍卫疾步走进焦兰殿,跪倒在地,高声参拜。

“陛下,孟婆求见!”

“让她进来。”

朱温虽然喝多了,但没有醉,知道这是头等大事。

孟婆稳步走进殿内,来到朱温面前颔首施礼。

“老身参见陛下,万岁万万岁!”

“嘿嘿嘿嘿,孟婆,你是来缴旨的吗?”

朱温满怀期待的问了一句,但孟婆没有答话,只是拄着手杖静静地站着,见此情形他顿时拉下了脸。

“喂,朕问你话呢,交给你的任务完成了吗?杨焱杨淼为什么不跟你一起来见朕。”

终于,孟婆开口了,但是她说的话让朱温没有听懂。

“启奏陛下,杨焱杨淼背叛玄冥教,意图对冥帝不轨。”

“你说什么……”

一时没回过神来,他开口反问,然后就听到了令他瞪大了眼睛的结果。

“所以,老身已将他二人暂时囚禁,等待冥帝发落。”

朱温顿时怒不可遏,一下将手中酒爵“当”的一声贯在地下。

“大胆!孟婆,你想要造反吗!”

“啊!”

就在这时,随着一声惨叫,朱友文从殿外被扔了进来。孟婆也不回头,只是向旁边一侧身,他便擦着她的身边飞了进来,重重的摔在地上,滑到在朱温身前。

“友文!”

朱温看着自己最喜欢的儿子这副模样,心疼的喊了一声,朱友文狼狈不堪的爬了起来,忍不住哭嚎。

“哎呦……父……父皇……”

这时,朱友珪一闪身从殿外来到了大殿之上,站在孟婆旁边,后者向着他微微颔首。

“冥帝。”

“嗯。”

朱温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额头之上冷汗直流,但还是强装镇定,大声喝问,为自己打气。

“朱友珪,你这是什么意思!”

“儿臣听说,父皇趁儿臣不在京城,要立二弟友文为太子?”

“你胡说什么,哪有此事……”

朱温环顾左右,想着今日怎么才能够把这群反贼全部处死之时,朱友珪猛地勃然变色,身形鬼魅一般来到了朱友文的身前,重重一掌扣在他头顶。

只听朱友文一声惨叫,几股鲜血顺着朱友珪漆黑的手指间流下来,淌了他满面。

“啊,友文——!孽障,你竟敢……来人!护驾!来人呐!”

就在朱温呐喊之时,“扑通”一声,朱友文已经变成了一具死尸跌倒在地。

“儿啊——!”

大殿内一片寂静,没有一个侍卫动弹一下,殿内只有朱温的哭喊还在作响。

良久之后,朱友珪尖细的话语再次响起,戏虐的说道。

“儿臣还听说,父皇派孟婆联络杨焱杨淼,要杀儿臣?”

朱温此时已经有些慌神了,原本的愤怒被无边的恐惧所掩盖,声音开始发抖。

“没有没有,哪有此事,儿啊,你你你……你这都是听谁说的……”

“是臣妾说的。”

“你?”

朱温低头一看,只见张氏起身离座,已经走向了朱友珪,顿时大怒。

“贱人,你敢背叛我!”

“哟,瞧陛下说的,臣妾本就是友珪的妻子,夫为妻纲,臣妾当然要忠于自己的丈夫喽。”

张氏说着,来到朱友珪面前,拜倒在地,一脸的激动欲哭。

“殿下,臣妾忍辱负重这么久,现在终于又回到殿下的身边了。”

但朱友珪并没有答话,只是冷冷的看着她。

“殿下……”

没等张氏反应过来,朱友珪抬起手,朝着她的脸上就是重重甩了一巴掌。

只听“喀吧”一声脆响,这一掌竟将张氏的脑袋打得转了半圈,折了。

她大瞪着愕然的双眼,脸颊上泛起红红的掌印,“扑通”一声在地。

朱温眼睁睁的看着张氏也死在自己的面前,心中已经不敢有任何愤怒的情绪了,他坐在龙椅上瑟瑟发抖。

朱友珪攥了攥手腕,轻蔑地看着张氏的死尸。

“就凭你这烂货,也敢妄想母仪天下?”

朱温努力撑着身子,想直起身来,但肥硕的身躯却怎么样也挺不起来,累得他呼呼直喘。

朱友珪一脚将朱友文踢开在一边,然后又抓起张氏的尸体扔向一旁,缓步朝朱温走去,发泄着自己心头积蓄了数十年的怨气。

“你这酒囊饭袋,整日花天酒地不理朝政,大梁的江山再这样被你统治下去,只会走向灭亡。”

“等……等等……友珪,你……你不就是想当皇帝么,父……父皇可以让位给你,朕……啊不,为父学唐高祖李渊做……做太上皇……你看……”

朱友珪根本不理会朱温的求饶,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不行……那,那我愿意当个老百姓,当个老百姓……儿啊,你……你可不能杀我啊,你可不能学隋炀帝……弑……弑父啊……”

“嘿,父皇,李渊你是做不成了。”

“啊?”

朱温面如死灰,吓得呆立在龙椅上,冷汗直流。

“不过儿臣也没打算做隋炀帝,儿臣担不起弑父的罪名。”

“哦……”

听朱友珪说不做隋炀帝,朱温终于心下稍安。

“啊!”

就在这时,朱友珪忽然怪叫一声,一跃而起冲到了他的眼前。

朱温大吃一惊。

随后看到一只漆黑的鬼爪充斥了自己的眼球。

——

一个角落中,李星云等一行六人相继翻墙而入,蹲在花丛后面谨慎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焦兰殿广场上一片漆黑,非常的静,连一个巡逻的侍卫都没有。

几个人蹑手蹑脚小心翼翼地走在殿前广场上,一脸的迷惑不解。

“师哥,这就是皇宫?怎么这么静啊。”

“死气沉沉的连个巡逻的都没有。”

上官云阙本能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什么。

“喂,朱友珪不会跟咱们打埋伏吧?”

李星云等了一会之后,转头对着最了解玄冥教的温韬说道,后者轻轻摇头。

“朱友珪为人虽然阴险狡诈,但他生性高傲,对自己的实力非常自信,应该不会做这种小人之举。”

几人来到焦兰殿外,上官云阙趴着门缝往里瞄着,里面死气沉沉的一点动静都没有,不由得心中更奇。

“黑漆漆的,啥也看不见。”

温韬拿出自己的罗盘一看,也是眉头皱起。

“这里面好像没人。”

随着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外面的月光射进殿内,几个人走进焦兰殿中。

只见一个肥硕的身躯正垂着头坐在皇位上,因为月光无法照到大殿深处,所以根本无法看清他的面部表情。

“他就是朱温?”

李星云好奇的问道,迎来了温韬的点头。

“嗯。”

“这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姐姐,你看……”

顺着玄净天的目光,大家这才发现,在地面的阴影中,倒着朱友文和张氏的尸首。

温韬立刻上前仔细检看一番。

“这两个是什么人?”

“男的是朱温的次子朱友文,女的是朱友珪的妻子张氏。”

就在李星云和温韬检看男女的尸首之时,上官云阙来到了朱温的身前,他仰头看着大梁的皇帝,只见朱温闭目垂首一动不动。

“嗯……死了?”

喃喃自语间,上官云阙伸出手指杵了杵朱温的肚皮,似乎他这一指破坏了力的平衡,使得头颅与身躯开始分开。

没等他回过味来,朱温的首级便离开脖腔,滚落下来。

上官云阙纯属下意识的接住了头颅,但随后便感到一阵不对劲,忙不迭的将首级扔在了地上。

“哎呀……真恶心啊!”

温韬走上前,将朱温的首级拾起,仔细端详了一会,李星云等人此时也围了上来。

“他死了多久了?”

“超过六个时辰。”

对于温韬的判断,上官云阙是毫不怀疑,他啧啧出声。

“堂堂朱温,大梁皇帝,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这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殿外传来一阵嘈杂凌乱的脚步声,有人大喊一声。

“不要走了李星云!”

这句话一出,殿内的一行人都知道自己中计了。

“不好,我们上当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