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读书

第3367章 群山千嶂、守株待兔

16天前 作者:萧瑾瑜

远处天穹下。

一道猩红耀眼的光柱在群山之间冲霄而起,震碎云层,撕裂虚空。

那一道光柱气息极为恐怖,并非修道者身上散发,而是一种奇异古怪的灾劫力量所化!

之前那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就是由这一道猩红的光柱冲破云霄时所发出。

“好惊人的气象!”

蔡勾心中一紧,下意识道,“根本不用想,那地方肯定无比危险,咱们还是远远避开为妥!”

苏奕却说道:“去看看。”

他迈步就朝远处行去。

蔡勾一呆,神色一阵变幻,可最终还是一咬牙跟了上去。

原本按照他那谨慎稳健的性格,断不会去接近这种未知的凶险。

可现在,却只能跟上。

相比那未知的凶险,他更担心苏奕这个命官翻脸无情。

群山苍莽,混沌雾霭蒸腾,一派古老蛮荒的原始景象。

一道猩红如血的光柱,在群山间冲出,撕裂长空,插入云霄之上,将那群山上空的天穹都染成刺眼的血红色。

这光柱太过诡异,弥散出禁忌般的气息,只远远看着,就让人心神压抑。

悄然间,苏奕袖袍一挥,一艘小舟凭空出现,载着他和蔡勾一起朝远处群山掠去。

小舟仅丈许长,飘洒出一缕缕如梦似幻的混沌光雨。

蔡勾惊讶发现,身在小舟上时,却像隔绝了外界的一切气息,一路上完全不曾留下任何一丝痕迹和气息。

“好神异的秘宝!也对,身为命官,苏奕哪可能缺了保命手段?”

蔡勾精神一振,紧绷的心神平静不少。

很快,化作覆天舟的“称心如意”,载着两人掠入那群山之间。

一瞬,景象顿变。

天穹如血,混沌雾霭翻涌,那苍茫的群山之间,浮现出一个个光怪陆离的气泡。

有的气泡大若房屋,有的小若枣核,成百上千,悬浮在群山之间的混沌雾霭中。

而那一道冲天而起的猩红光柱,则在极远处的一座大山附近的混沌雾霭中出现。

隐约可见,那里同样也有一个神秘的气泡,大若星辰,在混沌雾霭中忽隐忽现!

“嘶!”

蔡勾倒吸凉气,他一眼看出,那些虚幻般的气泡,赫然是由不同的灾劫力量衍化而成!

每一个气泡弥散出的灾劫气息,皆无比诡异,映现出不同的异象。

有的漆黑如墨,涌动着厚重如大海般的毁灭气息。

有的耀眼如银霜,闪烁着丝丝缕缕金色的电弧。

有的如火燃烧,气泡内衍生出一幕日月星辰焚燃成烬的景象、

群山之间,那些气泡大小迥异,气息各不相同,密密麻麻,静静地悬浮在那,一眼望去,像成百上千的灯笼悬挂着,美丽缤纷,却又令人心悸。

苏奕挑了挑眉,自语道,“海眼劫墟被视作天下一切灾劫的起源之地,如此看来,倒也名不虚传。”

他驾驭覆天舟,悄然靠近一个钵盂大小的气泡。

这气泡呈潋滟的紫色,其内映现出一股肆虐的飓风异象。

看起来,气泡一碰就碎,很是虚幻。

可当靠近时,蔡勾浑身汗毛倒竖,产生强烈的不安,就好像在靠近一场禁忌般的天劫!

苏奕则伸出一只手,指尖朝那一个气泡探去。

早在万劫之渊时,他就曾凭借命书炼化万劫之渊的本源力量,从而成为万劫之渊真正的主宰。

而要知道,万劫之渊的灾劫本源,本就来自混沌劫海。

苏奕眼下想试一试,这气泡中蕴积的灾劫力量,究竟是否能伤到自己。

又和自己执掌的那一股灾劫本源力量是否有区别。

这苏命官是想做什么!?

蔡勾心都悬起来。

可就在苏奕即将碰触到气泡时,却蓦地收手,第一时间挪移覆天舟,凭空消失原地。

还没等蔡勾反应过来,这片群山之外就响起一阵破空声。

一群修道者驾驭遁光,呼啸而来!

为首的,赫然是颛臾豹。

在他身后跟着背负青铜剑匣的颛臾统,以及其他七位道祖。

而颛臾豹身旁,则有一个白衣胜雪的男子和他并肩而行。

这白衣男子样貌极为出众,身影颀长,腰缠金带,长发披散,风采绝世。

当看到这一幕,蔡勾老脸顿变,身心紧绷。

“只要别动,他们发现不了咱们。”

苏奕传音提醒。

蔡勾怔了怔,下意识看向脚下这艘小舟,难道说此宝还能瞒过“颛臾统”这样的绝世道祖?

须知,颛臾统背后剑匣内,可藏有一件祖灵根炼制的混沌秘宝!

这一切,让蔡勾犹自提心吊胆,无法真正心静,甚至已做了最坏打算。

苏奕没有再说什么。

“诸位且看,这里就是千嶂山,山下深处,分布着一股最顶尖的本源劫脉,劫脉之上则生有劫穴,汇聚着万厄禁地最为雄厚的灾劫本源气息。”

腰缠金带的白衣男子笑吟吟开口,“那一处劫穴,已被我业劫一脉开辟为一座药园。”

说话时,白衣男子已当先带路,和颛臾豹等人一起走进了这片群山。

当看到那漂浮在群山之间的气泡时,颛臾豹等人也不禁被惊到,产生骚动。

白衣男子笑着解释,“这世间一切灾劫,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诸位所见的那些气泡,实则是我业劫一脉利用千嶂山的本源力量布设的一座杀阵。”

“若误入其中,不小心碰触到那小小的气泡,强大如道祖,也必将被击杀成齑粉!”

“这么做,也是为了保护那座药园,避免被人给破坏了。”

颛臾豹等人彼此对视,都不禁动容。

白衣男子笑道,“诸位来的正巧,之前那一道冲霄而起的血色光柱,乃是药园中的‘天心万劫草’成熟时引发的天地异象。”

一下子,颛臾豹眼眸发亮,“竟然能引发这等惊天异象,这天心万劫草果然神异!”

白衣男子道,“此等道药,即便在我业劫一脉,也称得上绝世瑰宝,当初在我证道成祖时,才有幸从师尊手中获得一株,就此证道为祖。”

顿了顿,白衣男子眼神意味深长道,“道友拥有一件我师尊的信物,自然也可以获得一株天心万劫草。”

说着,他袖袍一挥。

那悬浮在群山之间的气泡,顿时纷纷四散,显露出一条通往群山深处的路径。

“诸位,请!”

白衣男子做了个手势。

“且慢。”

忽地,颛臾统说道,“之前这千嶂山引起的动静极大,兴许早已被人察觉到,我们是否需要提前做一些准备?”

白衣男子一怔,若有所思,“阁下的意思是?”

颛臾统道:“由我等安排一些人手,潜藏在这附近,守株待兔!”

颛臾豹眼眸一亮,“妙!若能借此机会,抓住一些太昊氏的人自然最好!”白衣男子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在这万厄禁地,那些太昊氏的人注定一个也逃不掉。不过,诸位说的倒也不错,若有傻乎乎的猎物自投罗网,未尝不是一桩好事。

当即,颛臾统把其他七位道祖全都留了下来,他自己则和颛臾豹一起,跟随白衣男子朝群山深处行去。

很快,连那七位道祖也分别藏匿了起来。

将这一切尽收眼底,蔡勾暗呼侥幸。

谁能想到,这地方竟然是业劫一脉所开辟的一座药园?

幸亏他和苏奕提前一步来了,否则极可能真就自投罗网了!

也是此刻,蔡勾才终于确信,脚下这艘小舟无比神异,竟然真的瞒过了像颛臾统这样的绝世道祖!

苏奕轻语道:“这次我们还真来对了。”

蔡勾一呆,旋即心中颤抖了一下,“兄弟你难道还想趁机做一些什么?”

苏奕笑道:“你家云绝少主这次前来海眼劫墟,不就是为了天心万劫草?眼下在这千嶂山内,就有这等道药,你就不想为你家少主立功?”

蔡勾神色一阵变幻,心虚道,“那也得有命去立功才行啊……”

苏奕颔首道:“的确,不能轻举妄动,我们姑且在此等一等。他们想守株待兔,我也想看看,接下来会否有其他人会前来此地。”

说着,他脑海中浮现出凰红药的身影。

刚才此地产生的动静如此之大,会否也引起了凰红药的注意?

太昊灵虞、太昊云绝他们……会否也会前来?

“我倒是希望,少主他们不要来。”

蔡勾脸色阴沉,“有业劫一脉的人帮颛臾氏,咱们就是一起联手,也根本玩不过他们!”

苏奕拎出酒壶喝了一口,“我可不相信,在这海眼劫墟,业劫一脉就真的能无法无天,为所欲为。”

颛臾氏竟然得到了业劫一脉的帮助,的确出乎苏奕意料。

这势必会让太昊氏众人的处境变得极为凶险。

可对苏奕而言,事情还不算太严重。

时间点滴流逝。

仅仅半刻钟后,远处天穹下忽地响起一阵破空声。

苏奕和蔡勾对视一眼,还真的有人来了!

会是谁?

两人目光齐齐望向远处。同一时间,那藏匿在附近区域的七位道祖,也早已被惊动,悄然准备起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