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读书

第246章 爱,就是最终幸福的在一起(完结)

2个月前 作者:AA制的小妖

顾落辰的事情已经引起了韩墨琛的高度重视,他很快就彻底打压沈家集团,让顾落辰真的做到身败名裂。而就在宋以瑜照顾孩子的时候,柯潇再次出现,甚至进入了韩墨琛的生活中。

再一次意外中,宋以瑜的两个孩子差点出了车祸,幸好韩墨琛一直派人保护着,还好没有出什么意外,为了保险起见,韩墨琛暂时安排宋以瑜的父母照顾孩子。

至于韩墨琛的身份,他找了一个时间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宋以瑜,而宋以瑜也因为车祸的事情暂时住进了医院。韩墨琛很生气,他决定要彻底调查此事,而最关键的两个人,就是顾落辰和柯潇。

韩墨琛直接拿着柯潇提供的证据约见了顾落辰,顾落辰看到韩墨琛一脸愤怒的样子,知道肯定是为了宋以瑜孩子的事情,他并不担心柯潇会出卖自己,因为整件事情来说,真正的幕后人应该是她。

“顾落辰,看看这是什么,你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吧!”顾落辰拿过来看一眼,看来还是小看了柯潇这个女人,“韩墨琛,我想你应该误会了,我根本就不认识这些人,难道你就仅凭这些就说是我做的吗?”

顾落辰的态度让韩墨琛更加的恼火,没有想到这时候了顾落辰还不说出整件事情,但是正如他说的那样,这两件东西根本就不可能让他入狱,韩墨琛拿着离开了,走的时候还警告了他,“以后千万不要让我抓住你的把柄,要不然我会让你身败名。”

韩墨琛离开了,可是顾落辰的心里对柯潇的提防更加的增强,本来想要摆她一道的,但是没有想到柯潇这个女人这么迅速,简简单单的一晚上就调查出来自己派去的人,估计那个失踪的人应该早就被她灭口了。

顾落辰回到了公司之后,竟然发现自己公司的资料被泄密了,在市场上的产品和房地产也受到了来自沈家集团的强烈打击,虽然澜海集团的资金也很多,但是面对着沈家集团的打压,也变得渺小了很多。

澜海集团在几天的时间里面,股市大幅度的下跌,损失重大,看到韩墨琛来了之后,宋以瑜的心里其实还是有些难过的,在自己最难过的时候他没能陪在自己的身边。

梅瑾月听到韩墨琛这么说,难道是把自己当外人看吗,“韩墨琛,你没有保护好我的闺女我没揍你就很不错了,这些时间你说你都去哪儿了,都没有抽空好好陪着她身边,现在还让我出去,你想干什么呀?”

宋以瑜看到自己的老妈情绪有些激动,就用眼神看了自己的老妈一眼,让她出去吃饭去吧,等吃完饭回来在陪着自己,正好她也有些话想要告诉韩墨琛。

听了自己女儿的话,梅瑾月先出去了,而韩墨琛坐在了宋以瑜的旁边,握住了她的手,“她,对不起,这段时间让你这么难受。孩子的事情我已经调查清楚了,很有可能就是柯潇和顾落辰两个人做的。

不过你放心,我已经让他们付出了该有的代价。”宋以瑜听了之后,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而是看着韩墨琛,嘴里想要说什么,可是卡在嗓子里面说不出来。

“韩墨琛,你和我结婚已经半年了,我嫁给你其实我一直都不后悔,可是在孩子的问题上,你真的令我很失望。虽然我知道你为了调查这件事情费了很大的心血,可是我想的不是这个,而是希望你能够一直陪在我的身边。

你懂吗,作为一个女人,不希望她的男人每天挣多少钱,就算钱再多又有什么用,只希望自己心爱的男人能够有时间陪着自己,让自己感受到来自他内心的那份感情。”

韩墨琛听了之后,觉得这是宋以瑜的真心话,但是也感到有些惊讶,“老婆,我以后有时间就陪着你,好吗?”

可是宋以瑜的眼角已经流下了眼泪,这几天的时候,让宋以瑜看清楚了一些事情,他们都已经长大了,宋以瑜心里也是很高兴的。

宋以瑜对着韩墨琛说道:“我们暂时分开一段时间吧,让我们也好好想一想到底能不能在一起生活下去。”这句话说出来之后,韩墨琛的大脑突然懵了一下,这是怎么回事,自己的老婆为什么对自己说这样的话。

“老婆,我们不是夫妻吗,为什么要分开,再说要考虑什么,我韩墨琛唯一不能放开的就是你,所以这件事情我不同意。我不会和你分开的,你要是真的要分开的话,那么天天就陪在你身边,公司我也不管了!”

韩墨琛的话让宋以瑜听来就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要美人不要江山,宋以瑜坚持自己的态度,“分开一周的时间,你要好好处理你和柯潇的事情。虽然我知道你和她没有关系,但是我不想我的婚姻生活会充斥着另外一个女人!

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明天我就找律师申请离婚,韩墨琛,请你尊重我的决定!”韩墨琛听了后,无奈的点了点头,“那你好好照顾自己,我会让晓静去常常看你,等我处理完所有的事情去,我就亲自去接你!”

宋以瑜说要休息了,而韩墨琛就离开了病房。等到下午的时候,韩墨琛和柯潇一起回公司来处理对澜海集团的事情。

韩墨琛回到了公司之后,就召开了董事会议,想要通过一些手段来进一步的打压沈家集团,柯潇对于韩墨琛的冲动举措没有任何的异议,顾落辰对于自己的意义已经不到了。

再说自己也没有任何的把柄落在他的身上。最重要的是宋以瑜的孩子不能收到任何闪失,现在韩墨琛和宋以瑜已经分居,这就是给了她最好的一个机会。

顾落辰没有想到韩墨琛为了宋以瑜和柯潇的一句话,竟然下这么狠得手,在国内和国际市场上面,沈家集团的每天的损失都很比较大的,第二天甚至收到了银行的贷款账单。

面对着巨大的压力,经过董事会的一致决定之后,顾落辰只好妥协。顾落辰给韩墨琛打了一个电话,希望可以单独谈谈,韩墨琛答应了他,等到了晚上两个人约在了澜海集团下属的一家酒店里面见面。

几天时间没有见面,韩墨琛看到顾落辰的脸上有些苍白的痕迹,这是他想要看到的结果,如果顾落辰真的不找自己的话,那么韩墨琛甚至会让沈家集团破产,但是韩墨琛的态度也很明确,就算是沈家集团倒下了,那么他们所有的业务也会被澜海集团集团无条件的收购。

“顾总,不知道你今天找我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如果是单单请我吃饭的话,那我会毫不客气的。如果是谈其他的事情,我看你还是直接说吧,你我都是爽快人,何必憋在心里难受呢?”

既然听了韩墨琛这么说了,顾落辰也废话少说,“韩墨琛,我今天找你来,就是希望你能够高抬贵手,放过沈家集团,只要你能够放过的话,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

看来沈家集团真的很危险呀,其实这段时间沈家集团的内部也发生了重大的变故,很多技术性的人才都选择了在这个时候跳槽,他们带走的不仅仅是技术,还有一些商业机密。

另外就是沈家集团的财政第一次出现了入不敷出的情况,董事会的人得知了这种情况之后,就把矛头全部指向了顾落辰,说是他招惹了韩墨琛,才造成这么大的后果,要他想办法解决,要不然就会通过会议决定辞掉他董事长的位置。

韩墨琛看到他此时的模样,心里哼了一声,“顾总,其实放过你的公司我也没有什么问题,不过我需要知道几件事情,希望你能够清清楚楚的告诉我。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选择不会继续下去,要不然我说过的,得罪我和宋以瑜,我会让你身败名裂。”

顾落辰知道他说得出来做得出来,就答应了下来,而韩墨琛说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宋以瑜里面的孩子,是不是他派人去做的。

顾落辰不想再隐瞒下去,就告诉了他实情,而韩墨琛听了那些事情之后,没有想到幕后的那个人真的是柯潇,一个男人让你一个女人摆布着,这也是顾落辰千算万算没有想到的。

这件事情既然问清楚了之后,剩下的就是一些简单的了,而顾落辰甚至喝掉了半瓶酒之后,将那天晚上和柯潇发生的事情也告诉了他,当然对于柯潇想要夺取澜海集团董事长位置的事情,顾落辰可不知情。

韩墨琛将所有的谈话都通过录音的方式记录了下来,希望等以后有机会的话一定要把柯潇除掉,这个女人的心太狠了,如果留在自己的身边的话,很有可能不光是自己,甚至连整个公司都要毁在他的手上。

顾落辰说完了所有的事情之后,就问韩墨琛怎么样。韩墨琛对于他今天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沈家集团也是市知名的企业,我也不想这么做,但是既然伤害到我妻子,我希望你能去公安局自首,这件事情没有问题吧?”

顾落辰还没有做出考虑,沈家集团那边已经打来了电话,通知顾落辰现在董事会已经做出了决定,将顾落辰董事长的位置剥夺,将会选取新的董事长接任。

对于在沈家集团的股份,他们也会根据股票的跌幅给予他一定的补偿。现在的顾落辰已经没有任何的地位可言,而他不想坐牢,就问韩墨琛能不能放过他,韩墨琛的答案只有一个,就是不行。

顾落辰晚上的时候买好了飞往国外的飞机票,可惜韩墨琛不会让他轻而易举的离开,在半路的时候还没韩墨琛动手,就有一批神秘的人在顾落辰的公寓里面将他的腿打断了,等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太晚了,顾落辰注定一辈子都要在轮椅上度过了。

韩墨琛找到他的时候,顾落辰没有见他,但是交给了他一封信,信封里面有一把钥匙,看完了整封信之后,韩墨琛将钥匙收了起来。

顾落辰的事情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而那些神秘人到底是谁派去的呢,韩墨琛从那封信里面已经找到了答案。等到韩墨琛第二天来到澜海集团的时候,柯潇通知他召开董事会议。

在会议上柯潇一改常态,坐在了董事长的位置上面。韩墨琛看到之后就问她想要做什么,柯潇看着他,笑了起来,“你说我想干什么,经过董事会的决议,现在我是澜海集团的董事长,你已经被开除了!”

韩墨琛心里也做了准备,可是没有想到柯潇的手更快,因为在顾落辰的信里面,他提到了柯潇可能要做的事情,等到韩墨琛来到澜海集团之后才发现有些晚了,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柯潇控制了整个董事会的成员,让他们居然一致投票给了柯潇。

“你真的很厉害,我甘拜下风。不过你也不要得意,我不会让你好过的,伤害了我妻子的人,我会让她看着自己的悲惨下场!”

“很抱歉,现在你已经不是澜海集团的人了,对于那份遗嘱我很抱歉的告诉你,已经不顶用了。”柯潇的手段果然是够狠的,只要是亲近自己这位董事长的都已经被她派去了外地或者开除,唯一的两位部门经理恐怕也会被柯潇清洗掉的。

“既然你这么愿意当澜海集团集团的董事长,你就当吧,我退出这个游戏。”韩墨琛莫名其妙的冲着柯潇笑了笑,然后离开了会议室,然后回到自己的曾经的办公室,只带走了当初的一份文件

走进去之后,韩墨琛将房间门关上了,宋以瑜的身体还需要差不多一段时间才能够完全的恢复,看到韩墨琛走了进来,就问他为什么不尊重她的决定,韩墨琛走过去抱住了她。

“虽然和你几天的时间没有见面,但是我心里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你要我和你不见面,我怎么能够做得到。你交代的事情我已经完成了,我现在也不是澜海集团的董事长,你还会嫌弃我吗?”

宋以瑜没想到为什么他不是澜海集团的董事长,难道为了自己他辞掉了吗?宋以瑜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韩墨琛就将柯潇的所有做的事情通通告诉了宋以瑜,甚至为了能够让她相信,还拿出了顾落辰亲笔写的那封信。

顾落辰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和柯潇合作,但是没有想到到头来不仅仅是失去了公司,而且还让自己终生残疾,这是他该有的报应,但却也值得同情。

宋以瑜听完了他的话之后,也不想多说什么了,她也看到了韩墨琛对自己是真心实意的,不会为了柯潇而抛弃自己,但是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估计要很长时间才能够恢复吧。

“我怎么会嫌弃你呢,当初我家给你的时候你还没当董事长呢。不过我现在这个样子,我怕拖累你。你现在没有了工作,我也在床休养,我们该怎么办呢?”

原来是自己的老婆在为自己着想,韩墨琛自然不会不管自己的老婆,“这个不用担心,这一年多来我手上也攒下了一笔钱,不行我们就开一家服装店,你做老板娘,我给你打杂。就快快乐乐的过一辈子,这样不也是很好吗?”

韩墨琛的话确实戳中了宋以瑜心底想要的东西,平平淡淡的爱情,平平淡淡的婚姻,却处处流露着感动和爱意。

等到第一天的时候,宋以瑜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就是当初韩墨琛的母亲留给自己的那个吊坠,其实也是一把钥匙。韩墨琛醒了之后,宋以瑜拿出了那个吊坠,交给了韩墨琛。

“老婆,这是我母亲留给你的,你拿给我做什么?”宋以瑜告诉他,其实这里面藏着一个秘密,而这个秘密就是需要这把钥匙打开。

“老公,你听我说,当初公公告诉我一件事情,如果你被柯潇赶出公司的话,让我交给你去取出一个箱子;但是如果你被柯潇迷惑的话,就让我去取出那个箱子,不管怎么样,柯潇都不会有好的结果,看来那个箱子里面有关于柯潇的一些秘密,现在我看你还是把它取出来吧。”

韩墨琛没有想到自己的母亲已经想到了今天的事情,韩墨琛拿过来了那个吊坠,可是去哪儿找呢,宋以瑜告诉了他地址,就是在上海的一座公馆。

照宋以瑜提供的地址和位置,找到了一个花瓶转动了一圈之后,突然从一幅画的后面出现了一个隔间,他们两个看到之后知道那就是他们要寻找的东西,从里面果然发现了一个小箱子。

为了保险起见,他们两个人并没有现场打开箱子,而是隐秘的将箱子带回到宋以瑜的家中。此时的柯潇可算是春风得意,任何妨碍自己的障碍都已经被自己一一清除了。

顾落辰终身残疾,就是没有让韩墨琛心甘情愿的成为自己床上的伴侣,不过这并不重要,因为柯潇已经想到了一个办法,今晚要约见韩墨琛见面,地点自然就是选择了柯潇的家中。

柯潇这段时间并没有派人监视韩墨琛的一举一动,因为她觉得他们已经没有任何的威胁了,在她得意的同时,韩墨琛将箱子带了回来。

宋以瑜秦寿插进了那把钥匙,转动一下之后箱子就打开了,房间里面只有韩墨琛,宋以瑜和王潇三个人,箱子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马上就要知道了。

韩墨琛注意到箱子里面有一封信还有一些资料,在一个小的档案袋里面,韩墨琛也发现了一些照片,当看到照片上人后,韩墨琛表现出来很惊讶的样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宋以瑜手上拿着的那份资料,记录了柯潇的个人资料,柯潇的身份很特殊,其实就是夜总会的一家小姐,。

韩墨琛拿出来了自己的母亲留下来的一封信,在信里,也提到了柯潇的事情,甚至自己的母亲提到自己的病,其实就是柯潇故意下毒造成的。

在信封里面也有他收集到的一些证据和药渣,都是柯潇亲手给自己煎药,可是刚开始还好,但是到了最后,他意识到不太正常。

可惜他那时候已经病入膏肓,没有办法除掉柯潇,本想将东西交给他,但是担心自己的儿子会被柯潇迷惑,所以才将这些东西存放在箱子里面,将钥匙交给了宋以瑜。

将箱子里面所有的东西都看过了之后,加上他手上掌握的证据,足够让柯潇入罪。自己的母亲虽然当年花心,可是却对柯潇很好,没有想到这个蛇蝎女人反过来咬了他一口。

宋以瑜问他想要做什么,韩墨琛的回答自然是要给柯潇一个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报复,这时候正好柯潇的电话打了进来,韩墨琛看到之后直接就接了电话.

“今天晚上我生日,你能陪我过生日吗?”生日,或许这是一个借口吧,但是当她说是她家之后,韩墨琛没有拒绝。“那就谢谢了,我晚上在家等着你来了!”挂掉电话之后,韩墨琛告诉宋以瑜晚上柯潇邀请他去她家里做客。

“今晚我必须去,因为我想要多加一条罪名给她,故意杀人罪。她设计差点将我老婆孩子除掉,我要让她明白失去一切的痛苦。既然她从夜总会出来的,那么我就让她这辈子都没脸见人!”

韩墨琛说完了之后,让宋以瑜好好在家休息,而他走了出去,为了今晚的事情做了一些准备,而韩墨琛需要的就是一个微型的录音设备,为了更好的将柯潇的罪行揭穿,他特意买了一个微型的录音戒指,戴在了自己的手上。

晚上八点钟,韩墨琛开车来到了柯潇的小区,按下门铃后,看到了柯潇竟然只裹着浴巾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你来了,先进来吧。我刚洗完澡,换了衣服就见你!”

不知道柯潇还想搞什么鬼,就走了进来,客厅中间放了一个小型的圆桌,上面还摆着一瓶花,看样子是兰花,不过令他有些紧张的是,房间里面有一股淡淡的兰花香,其实这不仅仅是一种兰花香,而是一种粉末状的。

韩墨琛为了防止是,也准备了一些备用药品,虽然只是一瓶小药水,可是很有用,他看柯潇还没有出来,就找了杯子倒了杯水,往里面滴了几滴药水,喝了下去。

等到柯潇出来之后,发现她穿的还算比较保守的,全身被一个比较宽厚的大衣盖住了自己,这应该不是她的风格吧,“你还愣在那里做什么呢,坐下来陪我吃个饭,不好吗?”

等韩墨琛坐下来之后,柯潇打开一瓶红酒,亲自给他倒了半杯,柯潇今天的身上也是一股兰花香,看来她还是特意准备的,这种兰花的药剂比较小,但是会随着时间的增加药性也会增加。

只要超过二十分钟的话,那么韩墨琛就会乖乖的成为自己的床仆。上次直接将韩墨琛迷倒,然后占有他的那种做法,对于柯潇来说已经不是新鲜事,也没有挑战性,她就要看着韩墨琛一点点主动的吃掉自己。

“谢谢你今晚过来亲自给我过生日,干杯!”看到韩墨琛端起了酒杯,却不敢喝的样子,就扑哧的笑了出来,一笑百媚生,此时的柯潇果然就是个妖媚的女人,要是普通人的话估计早就成为了她的俘虏。

“你害怕我在酒里下药了吗?你真的是太小心了,如果你不放心的话,就不要喝算了!”柯潇稍微有些不高兴,韩墨琛端起酒杯喝掉了一半。

韩墨琛看看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分钟了,吃过了一些饭菜之后,他感觉自己的头有些晕,果然那个兰花香有怪异,他借口去卫生间,将小瓶药水全部喝光了,然后假装上完厕所走出来,又喝掉了半杯白开水。

“柯潇,今天你到底找我来,想要说什么事情。我知道今天不是你的生日。”柯潇看他那么不知趣的拆穿自己,娇媚地走到韩墨琛面前,将手搭在了他的肩上。

“够了,别在我面前诱惑我了,我今天过来,就是想要问问你,顾落辰的腿是不是你找人打断的,还有她孩子是不是你和顾落辰商量好的,你这么处心积虑的想要破坏我和宋以瑜之间的感情,到底是为了什么?”

柯潇用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水,坐了下来,对着韩墨琛说道:“是,都是我做的,是我和顾落辰商量好的,我就是要宋以瑜没有孩子,至于我想要的,难道你不知道吗?

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能逃脱我的手心,你母亲,顾落辰也没有逃过去,但是你是个例外,你为了那个宋以瑜,居然我主动投怀送抱你都懒得看我一眼,难道我是比宋以瑜丑吗?我想要的就是你心甘情愿的占有我,成为我的伴侣,”

、韩墨琛没有想到柯潇费了这么大的劲就是为了得到自己,果然这个女人是个疯子,可是柯潇却不以为然。

“只要你答应我离开宋以瑜,成为我的丈夫的话,澜海集团董事长的位置还是你的,而我也是你的,难道你真的不想得到我吗?”

说话的同时,柯潇将披在自己外面的衣服直接解开,韩墨琛看到她居然穿着一件情趣内衣,只有一件,蕾丝边若隐若现的在诱惑着自己的底线。

“我该说的都告诉你了,你是不是觉得现在头有些晕,身体有些热。”柯潇走到了韩墨琛的面前,雪白的小手在韩墨琛的肩膀和身体上滑过,“告诉你也无妨,这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兰花,不管是再多厉害的男人,都会乖乖的听我的话。现在你不也就是这个样子吗,你要是热的话,我帮你解开衣服怎么样?”柯潇紧紧地贴着他的身体,准备解开他的衣服。

一秒钟后韩墨琛就赶紧挣脱开,站了起来,“放开你的脏手!我爱的人只有宋以瑜,”柯潇看他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于是从沙发下面突然拿出来一把匕首,对着韩墨琛说道。

“哥既然你不从我,那我我只好让你和顾落辰一起得到你们该有的惩罚!”柯潇拿着匕首对着韩墨琛就刺了过去,他头有些迷糊没反应过来,匕首擦过自己的衣服,划了一道口子。

鲜血顺着伤口流了出来,柯潇看到之后再次劝他还是乖乖从了自己,但是韩墨琛依旧不答应,当柯潇再次刺过来的时候,韩墨琛找准了机会将她手上的匕首夺了过来,然后争夺的时候顺势不小心刺啦一声在柯潇的脸上留下了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韩墨琛拿着匕首一步步走向了柯潇,“求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只要你愿意,我什么都给你,我的身体都可以给你!”

柯潇可是靠着这张脸吃饭的,如果她成了丑八怪的话,她就什么都没有了,“你现在知道求饶了,可是当初你陷害她,你怎么下得去手。我今天要是饶了你,我就对不起我自己,也对不起我的孩子!你说我该怎么对你?”

“求你放过我!”可是韩墨琛没有放过她,只是在她的另外一张脸上划上了一道,毁容,这算是对她最大的惩罚,虽然第一下不是故意的,但是这次韩墨琛没有留情。这时候警察撞开了门,看到屋里面的情景,让柯潇换好衣服跟他们走。

拿出逮捕令,柯潇无话可说,但是直接送到了医院,脸上的伤口很重,而韩墨琛因为有一些人的作证,也没有什么事情。柯潇脸上的伤治好了之后,却留下了两道清晰可见的疤痕,被法院提起了公诉,判刑十几年。

韩墨琛也再次回到了澜海集团集团,董事会的成员也当面向他表示了道歉,韩墨琛知道他们也是被逼无奈,原谅了他们。

宋以瑜的身体也慢慢的完全恢复,孩子暂时先由宋以瑜的父母照顾着,韩墨琛将她搂在了怀里,问她当初为什么会嫁给自己,拥她入怀,这一夜韩墨琛和宋以瑜还有孩子最终还是幸福的生活下去。

关闭